0508-4
圖文/ Grace Chung

我家在中華路,最近覺得這地段在屏東比住台北還便利。

國小大約中年級時從濟南街救國團對面的日式房屋搬過去,小小年紀的我們對於日式房屋有著莫名的恐懼,有些老舊置物櫃、儲藏室留有屋主的物品,塵封著神秘又陰暗的聯想,此外老宅內不時有野貓跳入屋內、老鼠在強壁間穿梭、沒有門的浴室還有水泥造的「灶咖」,每到雨天還有出動所有的鍋碗瓢盆接水,一夕之間搬進連家具都有的全新房子就像魔法一樣,更棒的是還有自己的房間,真的很難言欲當時幼小的心情。

在日式舊屋前也是是住在中華路與濟南街一帶的的老公寓一樓,當時「住商合一」全家人睡在一間三坪大小的房間,房間外是大人進退貨的的工作場所,地點是舊摩根咖啡對面的水果攤,以前是間小超商。 

0508

現在的水果攤的擺水果的小空地是我們孩童時期的遊樂場,包括摩根那棟中山公園家也還沒蓋好,我記得是一片沙石地然後有幾棵大樹,樹常常會結一些紅色的小果實一捏就碎,小時候穿著三角褲騎三輪車抱著洋娃娃玩耍的照片場景都在濟南街與中華路這個十字路口以及旁邊的屏東救國團和中山公園。

有幾面風箏被公園的雨豆樹吃掉了,但我不難過因為每次去公園都會看到風箏高掛在樹枝上,就像天空之城最後巨大的飛行石在樹枝裡悠然的往上飛,直到風箏不見我也覺得它們飛去更遠的天空了。

0508-2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中華路上不只我們家的社區大樓也多了中山公園家,然後也有太平洋百貨最後馬路竟然也變成車水馬龍的菜市場,囂張的水果攤都把馬路佔據只剩單行道,非得鑽進這條路的汽車如我們社區的住戶或不長眼的路人,以及眼裡只有青菜蘿蔔沒有交通的婆婆媽媽,攤販越來越多,現在不論雞豬魚還是有機蔬菜都只要下樓走個幾步就買齊了。

中午過後,生意好的攤販早就帶著歡笑回家而不乏一些單薄蜷縮的老人家依舊蹲坐在那不放棄,即使全部的剩菜都賣完了有賺兩百塊嗎?而帶著沒賣完的貨物騎上鐵馬或機車也許就是三四十分鐘的路程,通常我在走路去誠品或買樺達奶茶時都這樣嘆氣,然而日子還是得過。

0508-3

傍晚中山公園的操場聚集起大批男女老少的運動人潮,操場是國家標準的四百公尺PU跑道,我們從小因為學區就在那經歷無數次的運動及表演大會,唉呀那幾年懵懂又青澀的學生時期。

跑道外的老平房總是有阿公在下明棋與原住民在聊天喝酒吃檳榔,以前我以為全世界都是這樣,現在平房外有日式丼飯還有年輕人的臭豆腐攤,生意都好的不得了,小吃攤還有卡啦ok也活力旺盛的營運著,當然我也不知道是否開關無數次了。

全世界沒有這麼方便的地方了,可是我家不是信義區,當年人人稱羨的新房子早就破損不堪,沒人來炒個地皮從一坪七萬喊到七十萬。

0508-5

房子越蓋越多,我們也長大變老經歷了夠長的時間看見一個城鎮的有感變遷,市公所不只搬家還變成美術館、仁愛國小的圍牆透明了、中山公園變開放式空間、曾經的老眷村、那些老舊的軍公教舊宿舍、連透天厝都還是少數只有一樓的小平房以及原本就畸零稱不上遼闊的蔥蔥綠地。

然後我最喜歡的,還是沿著公園體育館旁邊的小路騎著腳踏車,早晨六七點或是傍晚黃昏,屏東毒辣的烈陽稍微收斂時,悠閒的看著馬路上的樹蔭微微擺動,當雨豆樹開花時一點點黃色的小花瓣隨風飄落鋪成艷黃的金色大道,梧桐花海又算什麼呢?

, , , , , , ,

pingtungl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