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8_mother
圖片及原文出自:Is the medical community failing breast-feeding moms?

Kelly的嬰兒體重減輕得過快而且時常哭鬧。
「她沒有吸收妳的母奶。」醫生如是說。
「她的吸吮方式不對。」母乳諮詢者這樣回答她。

Kelly 參與母乳哺餵支持團體的課程,然而嬰兒的體重由八磅減輕至六磅,即使經過X光及血液檢查,醫生還是沒有發現嬰兒異常的地方。在尋求協助的過程中,大家都認為是嬰兒本身的問題或是吸吮的方式不對,但是沒有任何一個人認為可能是kelly自身的問題。

kelly告訴醫生們,「我的母親無法產生足夠的母乳,這樣的情況是否也會同樣發生在我身上?」
「不會的。」他們這樣回答。「那只是一個不合時宜的迷思罷了。」
在還沒有看過kelly的乳房之前,他們就這樣回答了。「很顯然的,醫生或護士們對於哺餵母乳了解的並不足夠」,kelly說。

「現代醫學對於哺餵母乳的知識及訓練都還不足。當母親的母乳不足時,他們通常被母乳諮詢人員督促,要更頻繁的哺餵或是被醫生勸導放棄擠乳,但是幾乎沒有人會對這些母親說,「也許有些潛在的醫療問題,我們先來做些檢查。」 TIME.com: Breast-milk donor rescue mom with breast cancer

當母親有哺餵母乳的問題時,她們時常會面臨到兩種不同的指示:母乳諮詢人員督促要更頻繁的哺餵,然而醫生可能會勸導放棄擠乳改餵配方奶。當女性的母乳量不足時,我們通常只是輕拍她的頭,並且告訴她,「你的寶貝會好好的。」

Dr. Alison Stuebe這樣說,沒有人會去質疑哺問母乳的好處,但是,對於許多女性而言,哺餵母乳是件相當困難的事;對於某些有疾病的女性而言,在沒有適當的醫療介入的情形下,哺餵母乳幾乎是不可能的事。現在有些醫院會禁止配方奶的提供,但是,比這更重要的是,目前的醫療必須訓練醫生及護士,讓他們可以有能力協助女性,哺餵母乳,或是協助哺乳女性發現她們母乳不足的原因。

醫生們在學校時,關於哺餵母乳究竟學到些甚麼?「我們知道母乳對寶寶是最好的。」 小兒科醫生這樣說。
「但是也就只有這樣了。」小兒科醫生認為乳房歸屬於母親,所以哺餵母乳的問題應該由婦產科醫師解決。
婦產科醫師認為母乳是給小孩吃的,所以應由小兒科醫師協助解決;有些家醫科的醫師或母乳諮詢人員也面臨母乳哺餵的問題,但是這些通常只能提供技術上的協助,如:吸吮姿勢等,但是沒有處方或是診斷方式(如:測定荷爾蒙)可以協助哺餵母乳。

對哺乳的女性而言,他們會先檢查自己乳房形狀,以了解是否有發育不全的情形—乳腺組織與製造母乳有關、荷爾蒙的濃度、胸部是否在懷孕過程中漲大。

醫生們也許會開催乳藥。現在有許多醫生強調有關母乳的相關證據及知識;但是Kelly的醫生群沒有接受過哺餵母乳的相關訓練,對於有哺乳障礙的女性們,他們通常回答:「我們以前沒有見過類似的個案,妳是唯一一個這樣的。」

Dr. Amy Evans說,「大約有5%的女性有哺乳障礙-乳房發育不全、甲狀腺功能障礙、荷爾蒙不平衡以及乳腺組之不足以及其它原因都會有哺乳的困難。」

即使是經驗豐富的母乳諮詢人員,面對有哺乳障礙的女性時,仍然認為「只有極少數的女性無法哺乳,這種情形非常罕見,這是一個正常的哺乳動物所具有的功能,任何人都能做到。」

哺乳失敗的原因很少被研究而且常被誤解,女性在此過程中經常會感覺挫敗,卻不會想到也許自己需要專業的醫療協助。Marianne Neifert在他的文章中提到,那些認為哺乳永不失敗的言論並未考慮到生理機能的改變。哺乳醫療協會(ABM)發展了25種方案來協助解決哺乳問題。八月一號開始,健康保險公司也應提供「女性懷孕及生產後,可由專業訓練過的人員提供完整得哺乳支持及諮詢,以及租借哺乳器所衍生的費用」。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學校開始採用哺乳課程, Wolynn認為,這是一個醫療的新里程,在接下來的五到十年間,哺乳的相關知識也許將變得更有專業性。.

如果我們利用移除配方奶的方式來鼓勵女性哺餵母乳,在此之前,我們需有良好的對策協助那5%有哺乳障礙的女性,每年如果有四百萬個嬰兒誕生,當中就會有二十萬的女性面臨哺乳的困擾,需要協助。醫療人員必須了解,哺乳障礙確實存在著,同時與璧需哺乳障礙的可能原因,以便早期介入提供女性協助。當中最重要的一點,停止譴責無法哺乳的女性。母乳可以預防嬰兒猝死、肥胖、白血病、氣喘以及低智商,但是這些母乳的優點在嬰兒營養不良時都無法張顯。 在Kelly個案中,嬰兒一入院,她就開始以注射方式提供配方奶(為了預防嬰兒之後拒絕吸吮乳房), 她的嬰兒體重開始增加。「現在,她健康而且快樂」,Kelly這樣說。

[註]僅節錄部分文字,若需知到完整資訊,可見原文。

, , ,

pingtungl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